小禽兽总被占用

头像不可取用哦!

死者目前情绪依然不稳定。

    博古架的最底层有一个透明的鱼缸。

    这个透明的鱼缸与博古架上的瓷器古董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大橘从它被搬来的第一天起,就很讨厌这个鱼缸。

    它瞪着鱼缸里那条眼大无神的蠢鱼。

    “我要吃了你。”

    “哦。”它吐了一个泡泡。

    大橘用爪子怼了怼透明的鱼缸。

    “你出来啊!”

    “你进来啊。”它又吐了一个泡泡。

    大橘出离的愤怒了。

    一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要往鱼缸里扑。

    然后被狠狠地揍了一顿。

    它扭着还有些麻痛的屁股,又蹲在了鱼缸外面。

    “我要吃了你。”

    “哦。”一个泡泡。

    “你出来啊!”

    “你进来啊。”又一个泡泡。

    大橘出离的愤怒了。

    循环往复,日复一日。

    直到有一天。

    它蹲在满是水渍的地上。

    一小块玻璃碎片扎在肉垫上,有一点点痛。

    “我要吃了你。”

    “哦。”

    “我出来了。”

    第二天,透明鱼缸的位置被换成了一件新的瓷器。

    大橘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件瓷器。

    伸爪,推了出去。

   

    这是大橘成为流浪猫的第32天。

    它趴在离原来的家不远的人造水塘边。

    尾巴懒洋洋的拍打着草坪。

    不远处有一条眼大无神的蠢鱼。

    “我要吃了你。”

    “哦。”它吐了一个泡泡。

    “你出来啊!”

    “你进来啊。”它又吐了一个泡泡。

    太阳底下的懒猫不屑的轻嗤了一声。

    翻了个身。

    今天天气真好——不适合吃鱼。

   

    

大小姐的穷书生

千金大小姐在街边捡了个穷书生。

大小姐想了想那些年看的话本。

拖着书生来了初遇的地方。

酝酿了一下。

“小姐我那日打马自此过。”

“没遇见一件合了咱心意的物事。”

“唯独你个穷书生,倒是有几分意思。”

“怎么样,穷书生,你要不要从了小姐我?”

千金大小姐等了半天,没瞅见他点头。

有点儿不高兴了。

“我知道你们这些酸儒,素来喜欢那些个高山流水。”

“虽然小姐我不懂欣赏,但我能疼爱你啊。”

“你要弹琴,我就卧在你对面听,给你叫彩。”

“你要画画,我便持花弄柳,你画我就是。”

“你要吟诗作对,这我不行,但我能找人誊写下来,裱在墙上,每每看到,我便想起你,这样我也欢喜。”

“穷书生,成,还是不成?”

穷书生满腹的经纶,却说不出简单的两个字。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大小姐,疼爱这等事,你身娇体弱的,还是我来便好。”


我看到了一只讨厌的猫。

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每次我需要工作的时候。

还有我想让自己变得干净一些的时候。

它就在旁边碍我的事。

它就不懂得一点点廉耻之心吗?

“嘿,小家伙,我需要一点私人空间,你明白吗?”

它瞪着我,一脸凶相,显然没能理解我的意思。

在它跟着我的第三天,我忍不住冲了上去。

我发誓我会把它打成猫饼。

可是有人从我的腋下禁锢住了我。

“你别拦着我!”我大喊,“我要给它点教训!”

那人的声音从我头顶传过来。

“我早说过,不要把镜子放在猫窝旁边!”


(越到考试我越浪)
每一笔是对傻樱不让我的王后和猎人亲亲的怨念。
╯^╰她不给你们看亲亲我给你们看
不要爱她了来爱我吧
指路傻樱原图
http://sakuria.lofter.com/post/1e94914c_12cd3dd42

我12月23号考完啦
24号平安夜,会更一个大长篇!!!

第五人格表白墙:

5726
被表白人 @小禽兽总被占用

傻樱是魔鬼
杀我命的魔鬼
码一下
我发誓我会写
就今年

说起来我看小说已经快12年了。

各种,言情小说,恐怖小说,推理小说。

言情小说划重点。

怎么也有一千本了。

等我考完试,放假回家,不如推一波书好了。

然后还想被反推一波。

你们喜欢什么类型的书哇?

(没有看过耽美所以不能推耽美啦)


兰闺x白鹰

白鹰

    白鹰蹲在园子里最高大的一棵树上。

    透过枝叶的缝隙看向那个穿着华贵的女孩。

    阳光倾洒下来,把他的影子送到她的身边。

    白鹰努力向后退,将高大的身躯强行缩在并不粗壮的树枝后面。

    后背尚未结痂的伤口又一次传来刺痛的感觉。

    他伸手去探,粘稠的血色里混着树皮上的泥。

    他轻轻的叹息。

    要怎么样才能站到她身边?

兰闺

    兰闺毫无仪态可言的蹲在花园中间。

    她早就看到脚下白鹰的影子了。

    更加奋力的用手去掏挖脏污的泥土。

    扬起的飞尘沾染上她纯色的裙角。

    她丝毫不在意,只是狠了手上的力道,直到混着泥的血从指尖留下来。

    所有的委屈酸酸涩涩的堵在胸口。

    我不怕脏的啊,我不怕血的啊。

    她轻轻的叹息。

    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愿意站到她身边?